助孕网|机会不容错过
当前位置: 广州福乐助孕 > 怀孕下载 >

早教广州怀孕存监管“真空”亟待规范

时间:2016-12-09 15:49来源:广州福乐助孕 作者:编辑
       众多吹嘘自己“很专业”的早教机构只不过是招几个幼儿园的老师,短期培训十几天就开始上岗。那些所谓的“专家”,只是挂一个名而已。所谓的奥尔夫音乐、蒙台...

        众多吹嘘自己“很专业”的早教机构只不过是招几个幼儿园的老师,短期培训十几天就开始上岗。

  那些所谓的“专家”,只是挂一个名而已。所谓的奥尔夫音乐、蒙台梭利理论、多元智能理论,大部分是伪科学,经营者自己根本就不懂。

  在上海浦东八佰伴周围,早教机构林林总总,让人眼花缭乱。市民李先生就在附近工作,每天都处在早教机构广告的包围之中。近日,李先生看到周围同事让孩子参加早教培训班,不免有些心动。在早教销售人员的鼓动下,也为自己岁的儿子报了一个早教班,每月支付元。

  但是,李先生在给孩子报名后,却有了骑虎难下的感觉——自己的工资并不高,让孩子继续学,似乎有点负担不起;如果就此放弃,似乎又半途而废。

  “教育从零岁开始”、“开发大脑潜能,三岁之前是关键”……近来,不少望子成龙的家长越来越重视孩子岁的教育,早教机构日渐增多。但是,《法制日报》记者调查发现,目前的早教行业在课程设置、学费价格、师资力量等方面都缺乏统一的标准,而物价、教育等监管部门尚未将其纳入管理范围,“早教热”背后存在诸多隐患。

  早教成陪孩子玩玩

  近年来,上海市各种大大小小的“早教中心”、“儿童潜能开发中心”等早教机构遍地开花。但如此热闹充满噱头的早教现象,让不少年轻的家长如坠云里雾中。

  上海市民张女士对《法制日报》记者说,不久前,她带两岁的女儿到虹口区一家早教机构试听了一堂课,多分钟里,老师用英语唱歌、讲课,不少孩子要么哭哭闹闹,要么啃着手指发愣。与其说是孩子在上课,不如说是家长在上课。张女士感叹:“用英语唱唱歌、跳跳舞,做些互动游戏,难道就益智了?”

  孙女士是一名“后”妈妈,女儿今年一岁半。最近,孙女士发现身边的朋友送孩子去早教中心,她也给女儿报了一年的早教班。然而,她的心里却有一连串的问号:学了有用吗?老师怎么样?家长又如何判别效果好坏?

  《法制日报》记者了解到,同样的问题也困扰着其他年轻的父母。记者在一些早教机构随机采访了几位家长。有家长认为,现在都是一个孩子,谁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落在别人后面。虽然花费近万元的学费让工薪家庭倍感压力,但只要能让孩子智力得到开发,还是愿意的。也有家长对早教持“否定”意见:再好的早教都比不上父母的陪伴,“几个年轻小姑娘陪小孩子玩玩,一年就要一两万元学费,不值”。

  早教行业乱象看不懂

  如今的早教机构,披着一层神秘的外衣,如果不带孩子一起去早教机构,是会被谢绝进入的。上海有关方面的一项问卷调查显示,%的受访者对早教机构不信任。

  置身徐汇区居民区内的一家早教中心门外,贴着很大的一张海报——“美国的蒙台梭利教育理论”。课程介绍是:“通过开发婴幼儿的八大智能、六大领域和奥尔夫音乐训练,全面发展宝宝的智能、体能和情感……”记者询问前台“老师”:“蒙台梭利教育理论具体如何操作。”对方回答说不清楚。

  一名已离职的某早教机构“市场部经理”告诉记者,目前国内所有的早教机构,大部分没有合法的营业执照,从业人员也不具备国家承认的资质。众多吹嘘自己“很专业”的早教机构只不过是招几个幼儿园的老师,短期培训十几天就开始上岗。而那些所谓的“专家”,只是挂一个名而已。所谓的奥尔夫音乐、蒙台梭利理论、多元智能理论,大部分是伪科学,经营者自己根本就不懂。当然,他们知道家长也不懂。事实上,对于一个零至岁的孩子来说,即使不教他任何东西,他也会自然地学会一些知识。

  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学龄前教育研究员丁昀认为,目前的早教价格偏贵,性价比不高。但由于一些家长对孩子期望值高,于是让孩子接受早教。其实,孩子究竟是在培训后得到了潜能开发,还是生理上的自然成熟,这是很难衡量的。

  《法制日报》记者从上海市物价局了解到,目前,物价管理部门对于婴幼儿早教机构的教学收费还没有相关的标准,因此价格由各机构自定。

  上海市教委人士表示,目前从国家到地方都没有针对早教的规范性文件:如应按什么标准进行审核,从业人员需要何种资质、教材需不需要统一的大纲。“零至岁的早期教育的确存在监管‘真空’”。

  “工商部门也没法管。”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工作人员说,按照要求,带有“教育”字样的,必须有教育部门社会力量办学证明。因此所有早教机构都只能获得“教育咨询”类许可,即使他们超范围经营,工商部门也很难从专业角度去认定它们管理是否规范。

  制订标准加强监管

  根据国家颁布的《托儿所、幼儿园建筑设计规范》,个班以上的托儿所、幼儿园应有独立的建筑;规模在个班以下时,也可设于建筑物的底层,但应有独立出入口等。托儿所、幼儿园的儿童用房对消防安全有特殊要求,一般不宜设在高层建筑内;同时还应设置幼儿专用拉手、护栏等。

  然而,《法制日报》记者调查发现,不少早教机构存在多种安全隐患。很多早教机构都设在商务楼或商场等人流集中的地方,楼层普遍较高,基本没有幼儿专用拉手、护栏等。

  上海市一些来自教育界的政协委员建议,相关政府部门应从孩子的安全、健康出发,参照托儿所、幼儿园相关管理规范,制订并提高早教机构的安全、卫生等各方面标准,及时消除隐患。同时应对这些市场化运作的早教机构加强监管,规范教学和收费,避免早教机构“变味”、“坑人”。

  上海市消保委法律与理论研究部副部长唐健盛认为,政府部门应该加大管理力度。既然是一种教育机构,教育主管部门应该对这些经营机构予以许可和管理。
 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更多
广州福乐助孕推荐内容
广州福乐助孕